all真all乱炖

【如龙】【真佐】约克夏吗?

写在开头:
混更。恶趣味不能再好了。后续也许会有。

防预览随便打点字冬天真冷我有一条好披肩但总穿成披风有人看了照片表示还挺帅分割线————————————————————————————————————————————————————————————————

难以置信,不可思议。
【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真岛双手紧捂住下半张脸,下弯的眼角早已走漏风声。
【不用装了。这确实挺可笑,呵。】佐川翻了个白眼。几乎占满眼眶的黑色瞳仁,让他连嘲讽表情都做不出。
地点苍天堀,时间清晨六点。佐川司,近江直参,Grand投资人,不知为何变成了一只狗。
不得不说那浅茶色皮毛很衬他的品味。
【你现在非常…呃,可能比平时还有风度。】真岛俯身毫不费力地把“它”捞进怀里,虎口上得到愤怒的一咬。保险丝也烧断,他猛然笑出了声。
一只名叫佐川的狗,优雅贵气,派头十足,只有巴掌大——这搭配实在好笑,当落语段子都合适。他用指尖拨弄着下巴那些胡子一样的软毛,【哎呀,真合适,我都不好意思说风凉话了。】
发觉生气也只会让自己更可笑,佐川没有再咬真岛,只是严肃地提醒他,打住吧你笑得像个智障。
【有好笑的事当然要笑!】真岛索性扑通躺进沙发,无视佐川的胡乱扭动,举高了端详,【哈哈哈真可爱。佐川酱,哈哈哈,咳,哈哈!】被口水呛住了。也不知是真那么有意思,还是出于嘲讽他的目的。
【无聊。我脸上又没写着白痴之类的字。】
【也已经够劲儿啦!我带你去照镜子哈哈哈!】
【白痴!别把我举那么高!别跑那么快!】
于是佐川站在了洗手台上。真岛读不出狗的心思,但看他半张着嘴久久无声,不是散热,而是惊吓过度。
【约克夏吗。】
【有很好吗?】该不是打击太大反而自暴自弃?
【约——克——夏。到底懂不懂狗啊你。】
【这种事随便吧。】莫名有些不爽,索性把佐川放进水槽,拧开龙头。
【哇!你是蠢货吗!?我要把你倒挂在水槽里。一定。我不会放过你!啊,冷!】强压不安的语调仍旧让真岛背后一阵凉意,他嘴上嘟哝着【这种事等你恢复再谈不迟】,关了水把佐川裹进毛巾里,胡乱揉了一气。
电吹风,电吹风,放在哪了?在杂物中间揪住电线尾巴猛扯,引发了崩塌。想着之后再收拾随手推开,找到了插座。蜂鸣声一响起,佐川就挣脱毛巾襁褓,躲进沙发夹缝。【把那玩意拿远点,太吵了。我命令你,关掉那玩意,现在。】
【好吧好吧…】关掉了开关,【但是你也别躲在那,】他走向沙发,【会感冒的。】伸手进沙发夹缝,试着找到佐川。指尖又挨了一口。索性捏住那毛茸茸的嘴,把佐川拖了出来。
【我说,别那么不识好歹。】强按住佐川并不容易,但现在的他用单手就能摆弄。尖叫和挣扎让他产生正在虐待动物的错觉,但这一点办法都没有。等到皮毛重新变得干燥松软,他才放开。佐川迅速背过脸去,一副不想理人的样子。
【对不住啦。】
没有回应。
【真的非常抱歉!别这样嘛…佐川?你饿吗?】
【有点。】
【…那就去吃饭吧!】
把佐川塞进西装v领缝隙,按住肚子防止它滑落到地上。西装黑道男人和小狗的搭配吸引不少目光,有大胆的女孩子上前想要摸一摸,都被佐川大叫着斥退了。
【啊啦,生气了!】这样惊叹的路人也都是笑着的,这肯定不合佐川的意图。【这家伙脾气不太好…对不起。】可又凭什么要替他道歉,面带讪笑的真岛怀疑起人生。
被若干餐馆以禁止宠物入内为由拒绝,他才发现事态麻烦。
虽然佐川没说什么,但真岛直觉他的心情越来越差了。
【小哥!这边是带汪酱也可以的哟!】头戴兽耳的店员,把手卷成筒向他大喊。
应该是什么主题餐厅吧。真岛走进,发现菜单上连狗用蛋糕都有十几种,价格高到咋舌,不过为了平息这人……狗的怒火,也只好买单。
【我不吃狗蛋糕。】
【就当是社会实践好了。】真岛转向一旁久等的店员,【一份汪汪套餐。】
真岛这边是汉堡排和汤,而佐川那份需要再等一会儿。店员赔笑着说要不要让这小家伙和我们店的玩一会儿呢,真岛毫不犹豫地答应,把满嘴威胁话语的佐川放到地上,【乖,去玩一会儿吧!】不然这个家伙肯定会跳上桌子把那毛茸茸脑袋埋进汤里,真岛已经看见他努力了好几次,虽不成功也让人紧张。

评论(6)
热度(8)

©  | Powered by LOFTER